“刷脸取纸”VS“扫码取纸”,科技时代的新老交替

2019-11-20

随着社会的进步,越来越多的公共场所卫生间提供免费厕纸,为人们提供便利的同时,也时常发生有人贪图便宜把厕纸偷拿回家的情况。近日,记者探访北京市多处公共场所卫生间发现,多数公共场所在坚持提供免费厕纸的同时,也引进了许多富含科技感的取纸设备,以期寻求既便民又防止浪费的方法。

记者遍访各个公共场所发现,公共场所卫生间所安装的供纸设备中,最常见的就是扫码取纸机与人脸识别取纸机两种。在各大公共场所,记者就这两种机器的使用感受对在场市民进行了采访。

北京西站作为交通枢纽,人流量极大。为了避免厕纸浪费现象,北京西站在18年时就引入了“扫码取纸”机。可是,采用扫码取纸的方式,意味着为取纸设置了一个门槛,一部智能手机,有时会将一部分人挡在门外,造成了高科技时代的如厕新尴尬

准备和家人回山东老家的小郭,到了厕所却发现只有手机扫码才能取纸,由于小郭还在上初一,年龄尚小,家里人没有为她配备智能手机。她只能返回候车室,去找妈妈拿来手机扫码。当拿回手机,一旁的保洁员还为她现场指导。小郭打开微信,扫一扫二维码,机器出现“滋滋滋”鸣叫,手机显示“请您在设备停止鸣叫后再取走厕纸”,接着机器下方缓缓“吐”纸。扫一次后,分三段出纸,每段长约50厘米。“再扫一次,还可以再取三截。”保洁员提醒,考虑到每个人的用纸需求量不同,可以多次扫码多次出纸。

“这机器是不错,但万一哪天手机没有网络怎么办?手机没电了怎么办?没有手机,又着急上卫生间,可就麻烦了。”取完纸,小郭感慨道。

记者观察发现,前来扫码取纸的人不在少数。可也有不少人止步。“看到二维码,我以为又要关注公众号,挺麻烦的,不想自己被消费。”一位女士表示。

而在积水潭医院、东直门医院、香河园社区医院和回龙观医院等多家安装扫码取纸机器的医院采访时,更有许多老年人朋友对记者表示“年轻人的东西,玩儿不来”。一位陪同老伴儿来看病的大爷对记者说道,“现在年轻人都用智能手机,说是确实方便。可是功能这么多,我也用不来。没想到现在连上厕所拿点儿纸都得扫一扫了。”

通过相继走访,记者来到了天虹商场。天虹商场在18年初引进的是扫码取纸机器,后来又更新升级为人脸识别取纸机。多数市民表示,相比微信扫码需使用手机打开APP、点击二维码再取纸,“刷脸取厕纸”的操作更简单、更省时,打破了扫码取纸对手机的依赖。尤其对不会使用微信的老年人来说,“这个特别方便,往这一站纸就出来了”。

一张厕纸虽小,也是人民群众生活中不容忽视的小事。从免费厕纸的提供,就是中心对厕所研究的一个重要切入点。而从扫码取纸到刷脸取纸的更新换代,更是公共服务事业不断细化、走向成熟的重要体现!

事实上,“刷脸取厕纸”只是人脸识别技术的应用之一,它可用于电子身份证、电子密码、考勤、安保、支付、拍照、刑侦等多个场景,并正以我们想象不到的速度发展。有人预测,扫码支付虽然是现今最主流的支付方式,但刷脸支付正在成为一种新趋势,在不久的将来,手机或从支付场景中慢慢消失,这也提醒我们,手机不会成为限制我们生活的圈,科技进步并非是围绕着手机的进步!

TOP